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刀剑乱舞]coser的旅行 > 第34章 髭切篇

第34章 髭切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日时,透过那层模糊的玻璃,能看到俩个拉拉扯扯的身影,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不是,你……况且我是……髭切殿还在……放开啊”

“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因为你……擅自……现在好了……”

“你怎么这样!……撒了撒了!”

一声骤然变大的声音穿透门扉,传入盘坐着的髭切耳中。

接着是一阵叮叮当当金属的碰撞声,以及来自人类的痛呼。

“我已经不想干了,喂,你快点收拾收拾。”

一阵沉默后是另一人说话的声音。

“搞得谁想干似的!这里就没有真心实意想卖力的好吧。”

“哼,知道就好。昨夜又一个研究员疯了,好像是D12仓室的。”

“她啊,早快疯了,靠那个仓室的刀剑付丧神殿下才撑下去的,昨夜那振小夜左文字……”

“……知道。算算时间,髭切殿要再去实战测验了,顺便提升练度。你记得记录一下,别忘了,你可守不住这一次的违规了。”

“是是是,亲爱的研究员。”

那个人声伴随着脚步停在门前,门在系统开锁的声音后,缓缓打开。

刚一进门就看到来自髭切的那双金色的猫眼笑眯眯的盯着自己,观察员不由的心里发怵了一会,并在心里疑惑。

“奇怪,髭切殿明明是笑着的,我真的有点不寒而栗?算了算了,做完事赶紧收工。”

虽然很奇怪但还是尽职尽责地同髭切说话。

“髭切殿,您好。我是您的观测员。”观测员从身后扯出一个发型飞扬的人,然后推了推眼睛继续说。“这位是您的实验员。”

“接下来,请您与我们二人一同前往实战仓室,我们将会为您进行数据分析与提供稳定形体,虽然您可能不需要稳定,但流程还是要走一下。”

髭切依旧是那份表情,连嘴角的弧度也未曾改变,用那软绵绵的声线应了下来,便一手搭着本体刀走到两人面前。

那二人对视一眼,研究员在前带路,观测员则跟在最后,将髭切夹在俩人中间,虽然没什么用,但是流程得走,这就是苦逼的打工人。

至于髭切,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依旧在观察这个建筑内部的各个稍微薄弱的地方,在脑海中记下。随后感受着路过的每个仓室中来自刀剑付丧神的气息,虽说微弱,但是对于髭切来说还是可以辨别。

无他,因为他的侦查值很高,与寻常太刀的侦查值要高出太多太多。

刚刚路过的仓室中的气息属于粟田口中的某个披披风的短刀,左边的仓室的气息来自伊达组的那位太刀,右边的气息有点弱但应当是三条刀派的短刀。

髭切每路过一个仓室就辨别其中的是谁,顺便把各个状态分析了一下。其中较好的5振,剩下的9振,说实在的已经微弱的快察觉不到了。

实战仓室位于所有仓室最后面,空间很大,并且分多种作战场地。

夜战、室内战、白日战……

看样子,似乎是打算把研究中的刀剑付丧神,培养成熟悉所有作战场地的存在。

唔,还有时政内部?这个防备是有多疏忽啊……能让敌人获取时政内部结构,不过说不定是那些和这合作的审神者传来的呢?

髭切扫了一眼所有实战仓室上的铭牌,在心里快速地下了定论。

在实战中,那俩人尽职尽责地负责各自的部分,一个双手不停敲打,一个在一堆数据里摘出重要部分记录。

在仓室内,髭切将本体刀从正在消散的敌方身上抽出,然后头也不回地当刀擦着自己的脸往后一送,身体向右转,握实刀柄向下一划,敌方还来不及挣扎便消散了。

将刀上的血甩落收回刀鞘,踩着脚下虚拟出来的草坪向前探查。

坐在观察室里的俩人一边干着活一边聊天。

“哇唔,髭切殿很厉害嘛。”

“嗯,根据你刚刚推出来的数据……我确定你的这个说法。”

“真是的,别那么生硬。等等,髭切殿发挥出来的实力,与从时政那里调来的同等级的髭切要高出一点。”

“那是必然,14的报告上都写了。”

“说起来,14还真是倒霉。死了呢,我们这群人倒是被丢到这里被迫卖命。”

“这话还是别说了,要是聊起来……怕是被听见你我皆过不去。”

“是是是,我体谅一下你这位只剩下一瓣花的观测员。”

“你也不例外,二瓣化。”

“喂喂喂,能不能别五十步笑百步?”

“别说了,结束了,快点分析完。”

那位停下敲击动作的实验员翻了个白眼给观测员。

“现在装乖巧了?在分析了在分析了。”

“谁装了?我那次是失策!本来算好的以为还有俩瓣,谁知道就一了。”

“呵呵,差点吧这里炸了的人闭嘴吧,我分析完了,你自己快点记录,我去接髭切殿。”

说完,研究员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起身,往封锁的门走去,观测员眼疾手快地记录下来数据,并关闭了仪器。

在观测员出去后只看到两个离去的身影,嘴角抽了抽,将实战仓室关闭后追了上去,没办法,一个惹不起一个吵不起。

在观测员还未出来时,研究员在前头搞鼓大门,髭切依旧光明正大地打量四周,在一处桌面上瞧见了一个分布图。

走近一看,是这个建筑这层的分布图,髭切将来时观察到的突破口与图纸一对。

吻合。

不过这个图纸倒是标注的详细,那注解似乎是有人写上去的,不过笔触有点糊了,估摸着距离写的日子有点久。

边缘有点黑,似乎是被烟熏过,时间不长,看起来是那人很快被发现了。不过应当会留下痕迹,顺着痕迹找便好。

此处的安保……薄弱或者根本没有,只有一道道门来阻断这个建筑的内部空间。很信任这个门的坚固水平。

髭切想着,便伸手向身后的门探去,指尖划过门扉,另一条手臂弯曲,手指微拢,置于下巴处,做出思考的样式。随后曲指在门上轻叩了一下,然后再墙上也敲了下,在确定心中猜测后便转身同研究员离开。

嘿嘿,昨天联队出大包平啦。

第34章 髭切篇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