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ch]世界第一是如何养成的 > 第98章 第 98 章

第98章 第 9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天回去过后……有谁和你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英格兰神情平静,虽然他觉得华盛顿死都不会让美利坚看见那封信,但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安心。

“什么奇怪的话?你指什么?”美利坚边和英格兰说话也翻着手上的卷轴。

看他这模样就知道没有,英格兰顿了一下,“没什么,和那几个海盗国家打得怎么样了?”

“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连几个海盗都打不过?”美利坚甚至抬头瞪了他一眼。

“我倒不是,只是……”英格兰的手指碰到美利坚的脸颊,“我难免担心,你下手会不会不够狠。”

美利坚敏锐地看了看周围,似有若无的杀意安静地弥漫着,美利坚自己眨巴眨巴眼睛,这不是针对他的,但是……“你生气了?”

像是清脆悦耳的铃铛声打破了空气里黏稠沉闷的氛围,英格兰移开目光:“没有。”

“谁让你们都纵容他们收保护费的,你现在生气也没办法……”美利坚的声音越来越低,“这一次他们输了之后,就不会问你们要保护费了。”

我从来都没有为那种事生气过,英格兰垂下眼眸,不过他确实是后悔了,他应该先把那几个国家扬了的。之前不管纯粹是因为他懒得搭理跳梁小丑,没想到他们跳着跳着,还真踩到自己的底线了。

“我早就说过了,你要立威的,之前巴哈马也是,普鲁士也是,就因为你没有立威,才会被那种不入流的国家挑衅。”英格兰语气越发冰冷,他确实是越想越气了,那让他怎么会不生气呢?

“少说教我。”美利坚冷哼一声,“又没什么影响,我不也赢了吗?”

“还有你这法律到底是什么时候制定的?”美利坚将卷轴甩到桌子上。

“14.15世纪吧。”英格兰目光淡然,他可是花了近一个小时才找出来的。

“你!你拿14,15世纪的法律约束我?!现在是19世纪!!!”美利坚咬牙切齿,看他那眼神,恨不得把卷轴撕了。

“放尊重点,他年纪可比你大多了。”英格兰淡定地斜了他一眼。

“英格兰!!!”

“嗯,我在。”

美利坚双手抱胸,被气的够呛,那些老掉牙的法律早就失去效力了,可那不是重点,重点是英格兰的实力摆在这儿,他说有效就是有效。

被英格兰放回去时,美利坚丢下一句狠话:“你等着!”

“哦。”英格兰淡然地目送他离开,还提醒了一句:“注意安全。”

“你为什么还要找理由?明明你直接扣下来他也不能反抗。”美利坚走后,爱尔兰从船舱里走出来。

“嘛,我倒是能理解。”威尔士无奈地笑了笑。

如果不找些什么理由,英格兰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放美利坚过去。

“那是为什么?”苏格兰问道。

“毕竟那孩子很可爱啊。”威尔士道。

“你说什么?!”爱尔兰震惊道。

苏格兰同样不可置信:“你该不是被英格兰给同化了吧?!”

没过多久,美利坚又带着一艘新的货船来了。

“你查吧。”美利坚靠在桅杆上,这可是他严格按照英格兰给他看的法律制定的,才不会有问题。

英格兰抬了下眼皮,“过吧。”

他是没想到美利坚会这么做的,都快忘记这小崽子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了。

“真的?”美利坚反而有些怀疑了,事情会有这么顺利?

“嗯。”英格兰摆摆手,示意他快点走

美利坚紧紧盯着英格兰,似乎想从他身上找出什么破绽,“你不会在前面埋了地雷吧?”

“对付你还用不着那种东西。”英格兰任由他盯着,还善意地提醒了一句:“再不走的话就别走了。”

美利坚转了转眼睛,还是下令开船了。

他还是没办法从英格兰身上看出任何情绪 。

“真天真。”英格兰轻声呢喃,他甚至有些无奈,他可没说过了他这关就可以自由航行了,有一个国家一定会拦下美利坚的。

“我最亲爱的小玫瑰,别生气啦。”法兰西赔着笑哄人。

“那你放船。”美利坚就知道英格兰怎么可能那么好心,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诶呀那可不行呢,我亲爱的,你的船只进入欧洲大陆是非法的行为哦。”法兰西捏了捏美利坚的脸,笑着说。

“你们俩到底想怎么样?”美利坚拍掉法兰西的手。

“想要胜利。”法兰西毫不介意他的动作,反而起身给他倒了杯色泽鲜艳的草莓汁,“喝点东西嘛,不要生气啦,哦,对了,替Pairs向Washington问好。”

“……事情就是这样,你们有什么看法?”华盛顿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上的文件。

“啧,那两个国家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让人火大。”康涅狄格道。

“哪有战争不让自由贸易的?这太过分了,他们有必要这么折磨自己吗?”特拉华很不理解。

“可他们扣我们的船只是什么意思?”马萨诸塞不满道:“他们自己不贸易还禁止我们贸易?”

“最重要的是,他们怎么能让美利坚受委屈呢?”纽约显然更在意这个。

也就是伦敦和巴黎不在,否则他们非得反问一句:“谁委屈?!你说谁委屈?!”

“还有一件事,”俄亥俄州补充了一句,“英国人扣押我们的船只后硬说美国人是他们的逃兵,因此带走了不少青年。”

“关于这个……”华盛顿将一份信件放到桌子上,“这些伦敦给我的答复。”

伦敦的用语仍然礼貌得体,但又十分圆滑,概括起来就是,他们无法证明哪些人是美国人,无论是从语言,长相,风俗习惯哪方面都不行。

这是当然的,因为英美两国本来就有与生俱来的亲缘关系。

“喂,这也太流氓了,London不是认真的吧?说什么分不清就把我们的人民带走,哪有这种道理?”肯塔基冷冷地盯着那封信件。

“道理嘛……”新罕布什尔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想和大英帝园讲道理?你还没睡醒吗?”

“可是,”佛蒙特举起手,“什么都不做的话,会让人觉得美利坚很好欺负吧?我不要那样的事再发生一遍。”

“确实。”华盛顿合上手中厚重的书本,眸中毫无温度,“我们当然可以同时对英格兰和法兰西开战,但那么做显然会断送我们的所有商业。”

“和海洋霸主以及欧陆霸主同时开战?听上在很有意思。”南卡罗莱纳似乎很跃跃欲试。

“不过,也许我们可以不用走到那一步也说不定。”弗吉尼亚按下一脸期待的南卡罗莱纳。

“我回来了。”美利坚推开会议室大门的那一瞬间,全场鸦雀无声。

华盛顿自觉起身让位,还给美利坚倒了杯温开水。

美利坚坐到上方的主位上,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州,“你们刚才在说什么?继续啊,不用在意我。”

“我们刚才就在说想你了爹,然后你就回来了,累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要不下次出门带上我吧?”宾夕法尼亚美滋滋地开口,他嘴快,一下子把其他十四个州的话都抢完了。

“……这点距离会有什么危险。”美利坚有些无奈,他觉得自家的州就是对他过于担心了。

“美利坚,你想怎么做?”华盛顿的语气和刚才相比可谓是180度大转弯,无论美利坚做出什么决定,他们都将无条件支持。

“不去了,既然不让我去,那他们自己慢慢磨吧。”美利坚靠在椅子上,气鼓鼓地说,虽然法兰西留他用了餐,吃了甜点,但他还是觉得很生气。

但凡换个首都,这么任性的方案都不会被采纳,然而,很遗憾,这是华盛顿。

“好。”华盛顿轻声应了,其实他们根本就不喜欢美利坚离开北美,眼下正好合他们的心意。

“Washington是不是疯了?”伦敦的眼睛都变成死鱼眼了,“他陪着美利坚一块儿闹脾气?禁止所有美国船只离港,什么天才般的主意?他们想从哪里来钱?天上掉吗?”

“有没有搞错,华盛顿竟然纵容了美利坚这么任性的举动?”阿姆斯特丹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所以以后要是有哪个国家伤了美利坚,华盛顿准备直接宣战吗?”

柏林默默地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写了什么上去。

“如果北美天下掉下来的不是金币,他们的举动就和自取灭亡没多大区别。”巴黎客观地评价着。

可出乎欧洲所有首都意料的是,英格兰和法兰西竟然真的开始考虑取消他们的封锁政策,虽然因为伦敦和巴黎死活不肯而被迫放弃了。

欧洲的首都突然就明日了,为什么美利坚敢那么闹。

“啧……还以为和之前一样啊。”英格兰看着窗外的景色,以前,他指的是美利坚尚未独立之前,美利坚经常会用拒绝购买他的商品的手段来和他达成协议。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不是英格兰的附属,他要和英格兰达成协议,必须经过伦敦同意,而现在,伦敦死活不同意。

“爹,你太纵容他了。”巴黎深吸一口气。

“没有啊。”法兰西那双魅惑众生的异瞳里情绪诚恳,“我只是觉得我们不能失去美利坚的商品,因为已经把英国佬的锁了,失去美利坚简直让我们雪上加……”

“不,爹,那是客观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你太宠着他了,不然他一个刚建立没多久

的国家怎么敢这么和我们叫板?”巴黎面无表情,显然不为法兰西的魅惑而动。

1807年,切萨皮克号上。

悠远的天空之下,灿烂的浅金色阳光照耀在威风凛凛的战旗上,军舰上的士兵站着整齐的队列等待着检阅,脸上的神情肃穆而凝重,船身在平静的海面上转微晃动,并不激烈,带着令人惬意的颠簸感。

“检阅完毕,准备出发!”一个胸口别着星条旗徽章,明显级别比这些士兵高的男人声音响亮,他向这些士兵敬了个军礼。

“是!长官!”士兵齐刷刷地敬了个军礼,各自分成几队,迈着整齐的步伐离开。

因为是在家门口巡视,这些士兵虽然已经强迫自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却仍不免有些松懈。

迎面看见英国的“金钱豹号”,切萨皮克放慢了航行的速度。

“Stop!please.”

“长官,英国人让我们抛锚!” 侦察的士兵匆匆来报。

长官深吸一口气:“他们的意思是,在我们国家的海城内,抛锚停船?”

“让他们去做梦!”

“可恶的英国人,说到底明明他们不该出现在这里!”

“谁理他们?”

“别欺人太甚了!”

士兵群情激愤,长官稍微摆了摆手,命令道:“继续航行。”

等到传递话语的士兵回来时,站在高处的长官敏锐地察觉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气息,带着硝烟和血腥味儿。

长官褐色的瞳孔骤然缩小,那一刹那时间似乎被放慢了很多倍,长官瘦削的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他的唇角微张,想开口大喊,然而有人比他更快。

“全部趴下!”

清脆而锐利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船上每个人的耳朵里。

长官恍惚了一瞬,感觉有一只手拽住了他,用力向下一扯,他顺势滚到甲板上,但没受伤。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长官心里有一片念头,那人,居然只用单手就把体重为187斤的他给拽倒了,这……

眼前陷入黑暗,长官感觉耳边响起了“轰——”地剧烈爆炸声,可他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心,一条柔软而纤细的手臂搭在他的脖颈上紧紧环住他,他鼻尖萦绕着淡淡的玫瑰甜味和……血腥味。

……咦?血腥味?长官瞬间回神,“全体警戒!准备防御!”

身边传来轻微的闷哼声,那个护住他的人站了起来,长官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个和他一样被护住的士兵,此刻正挣扎着坐起来。

“……”少年似乎在找着什么,左右张望着,脸上混杂着冰冷的怒火。他是真的没想到,英国的军舰敢在美国的海域就对他们开火。

“没事吧?”少年一手一个,将他们俩拉了起来,仔细打量着他们。

……这是,精灵吗?还是海上的人鱼?亦或是耶酥派来的使者?被拉起来的两人呆呆地盯着眼前的少年,眼眸深处轻轻颤动着。

如白瓷般的肌肤泛着浅淡的红晕,长而翘的睫毛扇动的弧度足以让任何人神魂颠倒。更别提那双被垂下的睫毛略微遮住的蓝眸,蓝含着世界上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绮丽风光,既有如银河般的旖旎风光,又有无垠大海的深邃。

只要被他的目光轻轻一扫,人类就甘愿奉上他们视若珍宝的一切。如同玫瑰花一样的唇瓣漂亮而柔软,看上去很甜美,要是在谁的耳边吹气,很可能会让那人心神摇曳。

即使少年现在抿着唇,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也无论减去一丝一毫他的美感。

“你是……”士兵还怔愣地看着这个少年,长官已经率先反应过来,“别动,你需要立即止血。”

美利坚对他们笑了笑,将手指搭在唇边:“当做没看见我。”

美利坚自认为不算偷跑出门,毕竟这就是他家门口嘛。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