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莲花楼之魔头如此撩人 > 第34章 你相公我在……

第34章 你相公我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压抑又炽热的呼吸,直烫的怀中人渐渐停止了挣扎。

不知为何,今日对于李相夷的触碰笛盟主尤敏感,那腰间不安分的手,让笛盟主呼吸一下子乱了。

“谁是你娘子?!再乱叫我杀了你!”笛飞声强迫自己忽略身体的异样,恶狠狠地说。

“杀了我你不就成小鳏夫了呀,你舍得呀?”李相夷忍不住亲了亲那人的侧脸,压抑了一个月的感情,让他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笛飞声闻着李相夷呼出的酒气,感受着他双唇在自己脸上如蜻蜓点水般轻触又离开,身体莫名有些软了。

笛飞声此刻异样越发明显,这陌生的变化让他羞恼。

“滚!谁给你当鳏夫?有三书六礼吗?!”笛飞声骂道。

“原来阿飞是介意这个!我早想迎你入门了,就怕你不给机会。”李相夷又说。

“迎我入门将我斩杀吗?斩金联盟李大盟主。”笛飞声收敛了心神,让人听不出喜怒。

但李相夷的心却提了起来。

“你听我解释,我之所以当这个盟主,是担心他们对你不利。如今他们都听我的,自然有机会想办法化解此次危机,让一场大战消弭于无形。”李相夷在黑暗中循着笛盟主散发着梅子香气的双唇而去,却亲到了笛盟主的下巴,双唇擦着肌肤而上,终于咬住了那记忆中的双唇。

那温温热热的触感让笛盟主如过了电一般。

“嗯~这些年四顾门对我金鸳盟诸多手段,你知是不知?”笛飞声控制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声音也不自主缠绵了起来,尾音甚至有些颤抖。

李相夷何时见过这样的笛飞声,一时间心神荡漾。

“天地可鉴,四顾门的事务尽在我师兄单孤刀心手里,我是一心向武,每日不是钻研武学秘籍,就是参悟内功心法,不然被你打败了,夫纲不振,得多丢人?!根本就没心思管这些琐事。”李相夷一边解释,一边动情地在笛飞声喉结处亲吻。

“啊~胡说八道什么……谁是谁的夫了?”笛飞声此刻只觉得浑身软作一滩春水,口中控制不住地溢出呻吟之声,质问的话也软绵无力,手中还不忘又捶了李相夷几下。

只是毫无力道,欲拒还迎。

不过心底到底信了李相夷的一番说辞,毕竟他闭关五年,丝毫没有懈怠,才在武学之路上有了突破性的提升,他不相信打赢自己的李相夷,在这五年能这般轻松,还能有心思筹谋别的。虽然他是武学天才,但他笛飞声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打败的。

“那你为何一月前不与我分说,这五年来江湖上的种种,只让我手刃角丽谯,又是何意思?”笛飞声仰着脖子喘息着问。

这也是笛飞声介意的又一点,只指责他金鸳盟的错处,却对四顾门犯下的恶行只字不提,颇有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意思,也是笛飞声愤愤不平的所在。

“我以为这些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我们是我们,两派是两派。”李相夷抱着怀中的笛飞声,清晰地感受着笛飞声今日的不同,他对笛飞声的渴望比往日更浓几分。意乱情迷之时,仍惦记着笛飞声的问题,如是回答,他也确实这样想的。

若不是顾及笛飞声,他可不会管金鸳盟如何。

然而这个解释并不能让笛飞声满意。

“然而你的门下要杀了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却只让我处理门下,李门主是否有失公允?这就不仅仅是两派的事,也是我跟你之间的事。”笛飞声不接受李相夷的说辞,“你即刻解散斩金联盟,不然就别怪本尊到时候不客气了。”

威胁的话语却因软绵绵的语气仿佛在撒娇。

直勾的李相夷要把持不住,李相夷眼底欲色更浓了。

“我解散不了,就算今日解散明日还能在别处成立新的联盟,不如就让我当这个盟主,至少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拿我的心跟你保证,绝对不会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李相夷更加用力地亲着笛飞声的脖颈,仿佛要通过这种方式将他对笛飞声的渴望全部告诉对方,又拉着笛飞声的手按在自己胸口,“若是我做不到,它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你就一刀把它砍的稀烂。这你总该信我了吧。”

笛飞声隔着衣衫,感受着少年强有力的心跳,一时间觉得手底下年轻人的体温有些烫手,少年那澎湃的爱意也滚烫得让他害怕。

“少说别的话,本尊……姑且再给你……一段时间。”他此刻俊脸如火烧般滚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幸好黑夜给了他最好的保护色,让他心中羞涩减轻不了不少。

他近日不知为何十分嗜睡,就算晚上休息五个时辰,第二天也精神恹恹,甚至吃饭也没有胃口,常常一整日不吃也不饿。

这会儿原本应已困得不行,却在李相夷碰触之时身体反应如此之大,陌生的情欲终于从这朵高岭之花体内勃发而出。

他第一次想要的更多。

这原始的渴望让笛飞声惊惶失措,一贯冷漠的笛盟主第一产生了逃避之心。

“等你处理好了这些事情,本尊再找你比斗。”笛飞声挣扎着从李相夷怀中挣脱,气喘吁吁地扔下这句,就打算离开。

“角丽谯的事儿你别忘了答应我的!”正情欲上头的李相夷如何能答应?

他一把将要逃的笛飞声拉住怀中,抽掉了他的腰封……

李相夷手摸上笛飞声身体的一瞬间,肌肤终于相贴,两人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娘子,你这样我太开心了。”李相夷一边急切地跟衣服较劲着,一边将笛飞声按进了高床软枕之中。

“乱叫什么?!”笛飞声倒在锦绣堆里,俊脸已羞红一片,恶狠狠的骂着。

“再乱叫我杀了你!”语气凶狠地似要吃人,那双桃花美眸却越发水润可怜。l

看得李相夷真是心都化了。

只是嘴上仍旧逞着一时之快:“可是你打不过我,我的娘子……”

“李相夷!”

“你相公我在……”

“我迟早杀了你!”

……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