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崩铁]粉丝行为请勿上升正主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艾斯妲(抱紧富婆大腿):驾驶上星槎了吗?感觉是不是很不错】

【艾斯妲(抱紧富婆大腿):到了记得说一声,我有安排你在罗浮的住处哦!】

——

【赵相机(小三月):哇!这星槎也太炫酷了吧,好羡慕!】

【赵相机(小三月):你这就走了?这也太快了,好可惜……】

【赵相机(小三月):穹在咱们跟你分别时还与我和丹恒老师念叨,说要送你一份临别礼物呢,这下泡汤了帕姆流泪/】

——

【丹恒(冷面小青龙):很华丽的一辆车,艾斯妲站长用心了】

【丹恒(冷面小青龙):你已经出发了?听说你准备去仙舟罗浮,我整理了一些注意事项】

【丹恒(冷面小青龙):[文件-罗浮仙舟情报手记]】

【丹恒(冷面小青龙):到达之后记得报个平安,三月和穹都很关心你】

[文件-罗浮仙舟情报手记]-[接收失败]

景元离开这片空间的一瞬,大约制造出了某种空间波动,原本断片到只能看罗浮杂俎的手机,信号恢复了一阵,短短几个系统秒为你接收到朋友们的数条消息。

果然,这间客栈根本不是坐落在天舶司附近的那所。

如此精细、大规模的幻术,在罗浮应当没有几位能做到,掌控穷观阵运行的太卜算其中之一。

倘若景元没有对你说谎,那这里应该是穷观阵所造幻境与现实的罅隙,依据你的记忆推演而出。

你毕竟没有真实的到过罗浮仙舟,更别说入住接待外来行商的客栈,依据你记忆制造的客栈除却室内竟与现实出入不大。

其中蹊跷,想必景元早已察觉,只是按下不表。更别说你张口就来的狗血三角恋故事,怕不是在第一时间就已被发现作伪,当事人之一的景元竟毫不受影响,披着罗刹的壳子,兢兢业业的从你嘴里套话。

现在好啦,你被耍的团团转,他一定非常满意了吧,他真是个坏人,你永远不会原谅他的!

还有罗刹!也是长八百个心眼子的家伙。不管他是不是有意将星核之事栽赃到你头上,这个仇你都记下了。

“你的朋友很关心你。”

柔和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使你终止心间愤愤,向她投去目光。

黑天鹅接住你的视线,向你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用一双蕴藏着智慧与神秘的眼眸静静的看着你。

这位流光忆庭的忆者面容清丽脱俗,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忧愁,深邃的眼眸仿佛能洞察世间万物的本质,紫罗蓝色的发丝间点缀着几枚精致的宝石,与她的眼眸遥相呼应。

你下意识避开与这双眼睛的对视:“大概?”

她到来时黄昏仍未离开这片罅隙,像泛浮在星空中的微光悄然显现,裙摆随着她轻盈的步伐摇曳,如同温柔的波浪,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神秘与诱惑。

根据你的记忆,自穷观阵虚构而来的客栈房间在景元离开后,显得格外古朴与空旷,黑天鹅的到来像无声的沉眠,将这片空间的时间都拉长,难言的舒适与宁静一度让你遗忘亟待解决的现状。

忆庭的使者来无影去无踪,是大家所公认的,只是不知是否所有的忆者都像黑天鹅一般拥有这种扑面而来的魅力。

她说:星核猎手的先知在忆域中呼唤,请求她帮助一位迷茫的小姐找回真正属于自己的回忆。作为交换,流光忆庭将得以收藏一份不属于这个时间的、独一无二的记忆。

你答应了?你问她。

她说,在提前收取报酬后,自己欣然应允。

黑天鹅耐心地继续与你对话:“不回复他们的消息吗?”

【momo:我服了爸/爸,已坠机,罗浮有脏东西!摘墨镜抹泪/ 】

[消息发送失败]

【momo:?】

[消息发送失败]

你低下头瞧一眼短信界面,冷冰冰的感叹号挂在发送失败的消息气泡一侧,遂摇摇头,将手机收起。

“等结束也来得及。不开始吗?”

景元应当没有在这方面骗你——仙舟科技与生物信号息息相关,这里的确是大衍穷观阵。

横闯玉界门这件事太过招摇,罗刹将你送到地衡司前,关照此事的太卜符玄应当就有所卜算。

在上一场演出中,仙舟联盟凭借穷观阵预演早对星核到来具一定认知,相对模糊,直到建木苏生才锁定将星核带入仙舟的人具体是谁。

而今你在其中横插一脚,身上还有黑塔都对其来历缄口不言的星核痕迹,自然超过“热心化外民罗刹”一跃成为罗浮的首要怀疑对象,搞不好在套你话之前,他们已经在祁龙坛为星核来回搜了不知道多少圈。

无论对哪个文明来说,星核都如同一枚定时核/弹。既要从你这位投放星核的嫌犯口中得到其下落,又要防止你故意隐瞒。

对你使用卡芙卡用过都说好の仙舟牌测谎仪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真言套索,小子!

“当然,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开始。”黑天鹅如是说。

竟然不需要再拖延一阵,交代注意事项之类的。

你下意识道:“这么爽快?”

忆者轻笑,轻盈优雅的向你靠近,当她最终停在你面前时,你们两人距离之近,令你怀疑她甚至能够感受到来自你呼吸的温热。

“这个距离,咱俩是不是有点暧昧了。”你强装镇定,稍一仰头与身材有致的女性对视,实则脸颊已有些微微发烫。

忆者以模因形式存在,生物体的各种激素不再存在,无所谓生无所谓死,她们在这世上生存的时间亦被拉的很长很长。

年龄复数起步的忆者小姐并不在意你随口脱出的口嗨,她只是用你难以理解的目光将你故作镇定的模样端详,稍顷,在你额间轻点,回到从前的安全距离。

“原来是这样,”黑天鹅弯起眉眼,瞧着整个人都放松地舒展开来,“竟然是‘■■’啊,星核猎手……真是狡猾。”

出现了!谜语人特有的说话屏蔽机制。

每次这个屏蔽词出现,你就知道自己又要被绕的云里雾里,又要你的姑你的姥,你的棉裤我的袄,你的大脑变大枣。

这群聪明人有公式做题就是快,而你这种跟智识八竿子打不着的凡庸,面对谜语人只能无能狂怒。

再说一遍,你讨厌谜语人!

你不爽的抱起臂:“艾利欧是不是又瞒了什么事?”

重新回归交谈,黑天鹅莞尔:“一点无关紧要的细节,‘■■’小姐。”

这也call back?

之前好不容易触摸到穷观阵真相的边缘,你原本还有些沾沾自喜,现在看来,对关于你的所有秘密来说才刚刚起步。

围绕着你的谜语就像蟑螂,发现一个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一窝了。

似乎看出你的烦闷,黑天鹅表现出比艾利欧更善解人意的一面:“不必担心,我并非有意藏匿信息,而是它的存在有些特殊,不为此间接纳,命途行者终究无法逃离道路本身,但你可以,所以,谜底很快就能由你亲自揭晓。”

花纹繁复的图案隐隐泛着绿光,在你头顶几尺上从无到有,逐渐成型。黑天鹅朝你伸出手臂,你寻着视线望去,看到她被黑色手套裹住的细长手指,轻巧的向上挑起,隔空拖着一颗剔透的水晶球。

黑天鹅透过水晶球中的倒影与你对视的刹那,你感到一阵晕眩袭来。

要开始了吗?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可爱的‘■■’小姐……”

黑天鹅曼声引导:“……在这段追忆之旅开始前,出于个人的好奇心,我能否知晓你的名姓?”

还来?一个个的就这么在意你姓甚名谁吗!

你没有对抗逐渐加深的晕眩感,而是缓缓闭上眼睛,在进入回忆的最后阶段,选择给见多识广的忆者大人整个活。

“我叫,徐俊大。”

黑天鹅:…?

晕眩很快消失,等你再次睁开眼,周遭的一切都已改换,与之前大相径庭,却给你强烈的熟悉感。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张整齐划一的上床下桌,它们分列在房间两侧。床上是居住着各自的铺盖,床下则堆满与专业相关或不相关的书籍、零碎的生活用品、基础的电子产品。

哇哦,大学宿舍?

你想起来了,在被丢进裴迦纳前,你确实是一个刚上大学没多久的学生来着。

脱离基/础教育阶/段的少年人度过成人礼,用平平无奇的分数进入平平无奇的高等教育阶段,拥有平平无奇的四年校园生活。

那又如何?你认为自己是个深藏不露的天才就行,万一有一天就会咸鱼翻身呢。

与你相去不远的一张桌子上,笔记本电脑插电放在一旁,一只手机亮着屏幕被随意的放在桌面上。

——潜意识中你笃定那是属于自己的位置。

“黑天鹅?”

你试探性环顾四周,呼唤忆者的名字,并未得到任何回复。

她好像不在这里?这般猜测着,你微不可查的皱皱眉。

看来只能自己寻找线索了。

在上一场演出的记忆里,三月七为找回自己的记忆,也曾寻求过穷观阵的帮助,她离开某个特定场景的方法是什么来着?

一面捋顺思路,你一面走到桌子跟前,遵循自己的直觉拿起手机。

刚一入手,你就发现这部手机与你现在使用的那只的外观不能说是毫不相关,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看,你就知道,你的故乡真不是黑塔口中某种还没开化的原始文明。

差异最大的还得是手机内里的东西。

这只手机属于正在上大学的你,屏幕亮起,正用横屏的状态显示着一个LOGO——Star Rail。

嗯?星穹列车?!

在意识到LOGO含义的一瞬间,你就眼前一花,再次能够看清时,便惊觉又进入另一个场景了。

甚至有另一个你出现坐在桌前,穿着与现在的你别无二致,正捧着手机发出绝望但无意义的嚎叫。

你愿意称之为开屏雷击。

“别抓我景元——别抓我景元!别——啊——!”

“你”拖长声音从嗓子里挤出悲痛到变形的哀嚎:“国服史瓦罗是吧?这么会抓,明明马上就能打通第四世界了……”

“完了完了……神君,神君你动一动啊神君!”那个“你”看上去下一秒就要飙泪了。

景元?神君?好大的信息量。

你瞪大眼睛,往“你”正对着发癫的手机屏幕探头,看到的却是一个制作精良的游戏界面。

记忆里一个叫贝洛伯格的国家才有的机械生命史瓦罗,正用召唤出的机械手牢牢禁锢着一个人,正是不久前才装作罗刹将你骗的团团转的罗浮将军。

此刻,屏幕里的对方手持武器弯腰扶额,被桎梏其中仿佛意识不清。

游戏界面左上侧一溜图案里,有一个金黄色看上去威风凛凛的图标极速从一列图案的最上方,直直掉至最下方。

哦豁!

那不会就是咱们神霄雷府总司驱雷掣电追魔扫秽天君吧?

你津津有味的继续看起来,感觉能下一大碗饭。

擒贼先擒王的敌人史瓦罗果然是高玩,抬手冲着“你”队伍里仅剩的角色——负责治疗的罗大夫——就是一炮。

“没能…实现啊……”

“你”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

一炮之下,作为队中唯一存活角色的罗刹血量彻底归零,颓然跪坐。

【战斗失败】-【探索中断】

灰色的结算界面出现,被史瓦罗丝血反杀的“你”彻底石化了,无能狂怒的发出怪叫:“哼哼啊啊啊!”

没等你幸灾乐祸,就再次触发转移关键点,被迫进入新的场景。

不是,好臭的叫声,谁家好人用这个作为转移点啊?

来自回忆的场景一幕幕过,连转换带来的晕眩都逐渐适应。

你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捧起手机进入有星穹列车的世界,操控着屏幕里的小灰毛跟随开拓的列车驶向一个又一个远方,不停体验着光怪陆离的异世生活,收获无数欢欣。

偷摸撕掉列车组等人在贝洛伯格的通缉像,

在混沌回忆与虚构叙事为了抽到新角色凹得昏天黑地,

对着缺德文案笑出鹅叫,帮助金人巷实现再次伟大……

只是,随着游戏更新,主线故事来到盛会之星匹诺康尼,“你”脸上的笑容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越来越少。

像喝到最后的仙芋波波,留下的是狼藉的杯底,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是因为“你”年纪渐长,已经不是刚刚脱离高中生活的少年,有实习要去,有论文要写,还有就业前景要思虑吗?

那确然使你苦恼,使你迷茫。一粒沙子也会不知该选择埋进哪里的沙地,即便放远目光看去,不过是殊途同归。

还是说,你因为喜爱这个游戏的角色继而迷上Ta们所在的世界,随着时间流逝却发现他们终究不过是游戏开发者手中的经济工具。

观众之一的分量是如此之低,只配目睹Ta们在角色强度的逼迫下,不断更新迭代,无论角色具有多么闪亮的灵魂,最终都会无奈的归于“查无此人”,被嘲笑存在的价值。

就像你一样。

幻想着超凡,却一辈子走在平平无奇的道路上,从他人眼中“将来没出息的小孩”变成“没出息的大人”,再变成一声无足轻重的叹息,将你争取到的所有结果淡淡抹去。

生命意义的真空是如此可憎,过往联系的今朝亦是其中一环,与存在意义错节的人格塑造面临现实时只会格格不入。

庸人啊!你拼尽全力求得的一切是平凡,而它又被视为虚无,除却成为存在的基石,没有任何价值。

认识到这一切后,你几乎要为那些虚伪的东西发出大笑。

欢乐乃是智慧生命的特权!

你如今身处的世界不过是一款游戏的投影,它的存在是如此局促、脆弱,却能承载那样多的、浓重的意义,这正是你所渴求的,正是你最早接触它的原因。

因此,当于你所处的维度而言渺小至极的存在请求帮助时,你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祂的请求。

只是这次应允与渺小世界中关于存续的宏大理想无关,仅出于对过程的期待。

比起那些,你更在意具体存在、更加渺小的生命及其实践,Ta们才是这个世界存在真正的基石。

不知何时,场景轮换,你再次回到记忆的起点:那间宿舍,凌乱的桌面,亮起屏幕的手机,和上面“Star Rail”的LOGO。

从这里开始,你逐渐意识到起点的无谓、结果的虚无,它们又致使,只有从始至终这段夹在其中的过程是有意义的。

世界上是否还有另一个世界、世界是否马上就会毁灭,这一切都无关紧要,好比没人能预测欢愉星神会因何开怀大笑。

“你醒来了?‘观众’小姐。”

神秘做派的忆者无声显现,每一步都似乎在空气中划出无形的轨迹,引领着你的目光走近,柔和的声音抚慰你的心灵。

“方才抱歉,其实……你可以叫我‘星’。”

你眼神一飘,心中暗道。

小灰毛加十分!

幸亏黑天鹅小姐没真叫你“徐俊大”,这种称呼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是有点欢愉过头了。

“星”与“穹”互为投射,意外符合现实与这个世界的关系。

尽管为保证宇宙存续,“末王”在过去改变未来,如今已经被大量现实投影荼毒过的小灰毛,跟自格蕾小木屋启程的你是两码事。

连接两个世界的星轨已被折断,一度成为你失忆变傻子的罪魁祸首。

但在你被阿基维利的力量带进裴迦纳前,抛开性别不谈,你和小灰毛的确没有明显区别。

突然地,你有些想念阿尔冈-阿帕歇的草原了,等罗浮事了就找机会在外卖悬赏应用下一单,给那个市场开拓部的混球找点乐子吧。

啊啊啊啊第一次受到地雷!开心!(づ ̄3 ̄)づ╭?~

也特别爱所有给我评论的宝贝!

天啊人不逼自己一把真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我居然写完在榜字数了呜呜呜。

第19章 第 19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