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外道术师 > 第24章 柏志贞一

第24章 柏志贞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说柏志贞父子两个,在外头躲避久了,总待不惯。想着过去这么些时日,仇人也该走了,便一盘算,悄悄溜回火国镇里。

到了镇中,寻一个四下无人的空,钻进秘道里头,就要回家。走到密道尽头,莫名闻着一股骚臭,上前一看,竟是一堆屎尿,堆在出口地下。

柏志贞看见这些,以为是仇人作弄,魂儿险些给飞出去。定一定神,连忙携着二儿子,三五步逃回外面去。

到了外头,不敢张扬行动,便因两家离得近,悄摸摸躲往北木家去。北木桃正在家,慌忙请父子二人进去,倒腾座位出来,供给他两歇息。

“柏真人可是来看北木我?”北木桃忙活完,才见着他两满身土灰,甚是狼狈。“你家最近装点,好不艳丽,不愧是阴阳大家,北木我可慕煞不及。”

柏志贞心下奇怪:“实不相瞒,是因回不去家,今日才来烦扰的。北木酱说我家翻新,更是奇怪,我近数月不在临近,怎就给房子装点了?”

北木桃听了,大惊失色:“如此说来,那些装饰,不是柏真人雅致,而是大胆毛贼,鸠占鹊巢所致的不成?”

说着,拍桌而起:“走快一些,勿必别让毛贼跑了!”就往门前跳去,要帮柏志贞捉贼。

柏志贞连忙劝住:“北木酱,不可!房间里头,只怕是我一个仇家,是个什么‘胡萝卜饺子’一族出身,正等着拿我好看!我们这样过去,岂不是‘肉包子打狗’自寻死路?”

他这这样一劝,也算在理,北木桃自己惜命,又走回来坐好,问道:

“谢柏真人关照北木我性命,只是这什么‘胡萝卜饺子’,又是哪里冒来的名号?”

柏志贞指着柏二儿子道:“是这个不成器的犬子,给外头一个人送了礼物,问起身份,给看了个满是汉子的族徽,其上所写,正是‘胡萝卜饺子’所对的假名。”

“究竟谁不成器,你我心里都知道,老不死占什么便宜!若不是那金胸饰当来的银子,你那能活到今天?”柏二儿子不复,插嘴骂进来,给柏志贞赏了一嘴,不再言语了。

北木桃沉思些许,恍然大悟,拍一拍手,按住柏志贞肩膀道:“哪里是什么‘胡萝卜饺子’!分明是大石凝家主来访,你那蠢儿子认不全汉字,给读错了,弄出这样一番误会!”

柏志贞听了,只觉气不过,又赏了柏二儿子一嘴,问道:“可是这大石凝,又是那里来的人家?”

于是北木桃唠叨一通,全凭自己所见,将大石凝直希为人,细细说了。说到他求贤若渴,如何敬仰柏志贞那处,更是眉飞色舞,添油加醋,生怕柏志贞畏惧大家,不肯接见。

“既大石凝家主以去远了,如今在我家中,做了那些装饰的,又是何人?”柏志贞听过北木桃这一阵,对大石凝直希,心下已信服了。只是眼前还有件更要紧的事,务要先料理掉才是。

北木桃一把拽起父子两个,便往门外奔去:“北木我就说是毛贼,果是没有差的。还要速速去将毛贼捉拿归案,伏地正法要紧!”

于是三人一路小跑,奔到柏志贞家门前。才一临近,就听见阵阵喊叫声,毫不遮掩。柏志贞凑近一看,果见着崭新一把锁,勉强给那破门拴住。

“这毛贼还真拿此地做家了!”柏志贞气不过,一脚踹过去,那破门便不堪重负,碎成数段。门既没了,门锁自支撑不住,当的一声摔在地上。

往屋里看去,不见毛贼,只见着柏志贞妻子,同不知哪来的一个小白脸,偷情偷的正欢。柏大儿子一旁坐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

北木桃惊叫一声,立即一推柏志贞,就将脸转过去。柏志贞顺势扑进屋内,咒力翻涌,就要打人。柏大儿子忙转过来,喝到:

“老贼,私闯民宅干甚!”

随即给柏志贞抓起来,恶狠狠摔在地上,没了声响。摔过柏大儿子,便往偷情二人那处去,行走间,身周咒力,更浓几分。

那两人慌乱套上衣服,一步步往后退去,待柏志贞到了近前,他妻子颤颤巍巍道:

“依新法令,丈,丈夫几月不见,就,就是当死了,亦,亦是可的。丈夫,丈夫死掉,妻,妻子子再嫁,亦,亦,亦还是可的。。。”

柏志贞听过,点一点头,挤出一幅笑来:“这新法令,又是哪里来的?”

“自,自是知事大人。”

话音刚落,就察觉柏志贞扑过来,一通拳打脚踢,不在话下。待柏志贞打够了瘾,便托北木桃去一根绳子,将三人齐齐捆了,栓在墙边。

待三人醒来,一通问话,这几月来龙去脉,总算清楚:

原自柏志贞离去两月以后,柏大儿子挣了钱,从外地赶回来,便同他妻子住。他妻子闷的无聊,每日四处闲逛,在知事府邸附近,识得了这个小白脸,两人相见恨晚,一拍即合。

又过去没多久,新法令发下来,三人顺理成章,结为一家三口,就此度日。密道被堵,也是因他们要建茅厕,选址所在,刚就是密道一旁。

将家中琐事问明,柏志贞将三人交给北木桃道:

“今日一事,还要谢谢北木酱相陪,平生里欠北木酱的情,自此又多一件。说了惭愧,这里还有两件事情,还非麻烦北木酱不可。”

北木桃接过绳子,脸上几道皱纹,都给笑容挤淡了:“哪里的事!能帮柏真人的事,都是北木我的福报,哪里算的麻烦?还请说来便是!”

“大石凝家主三顾茅庐之志,小道不甚倾佩,之前未能招待,实乃人生之一大憾。还请北木酱帮传个话,约个时日相见,也好弥补一番。”

“另一件事?”

“这三人串通官府,操弄法制,着实可恶。只是地方官员,与其狼狈为奸,想是不会管的。因要托北木酱给他们送去中岛,将临近一带奸情,尽数揭穿才是。”

北木桃满口答应,领过三人,歇也不歇,直奔中岛去。因领着三人,不能走大道,一路跋山涉水,走了足足有半月才到。

到了中岛,正逢大石凝直希在家,将前日那些闹剧,尽数给说明了。大石凝直希传唤下人,将三人送给亲信处理过,转身对北木桃道:

“瞧我这记性,竟忘了再去拜访柏真人,还要人家相邀,好不丢脸!只是如今加茂一级同我有事,近日实走不开。若柏真人不弃,可曾耽搁小许,待到立秋,再仰隆中之塌?”

“柏真人听过直希酱名头,是甚为敬重直希酱的,这些繁琐,自然不是问题。”北木桃不假思索,答应下来,从大石凝直希处领来回去用的盘费,即刻走了。

几日过去,回到火国地带,因她节俭,脚步也快,余下来许多盘费。心中盘算道:

“柏真人平日施恩不图报,本就无甚积蓄,再给那些毛贼一闹,只怕拿不出招待直希酱的钱来。我省出这些银子,自己也用不上,何不来个‘成人之美’?也算报效二位恩情。”

想到此处,寻到附近店里,买来许多蓍草,符纸之类阴阳术用具,要用来周济柏志贞一二。还剩了许多银子,便又买了壶好酒,要给柏志贞用来待客。

买过东西,便给柏志贞回话,立秋相会,自无问题。只是这些礼物,似是将柏志贞羞到了,推脱连连,足足劝了有半日,才肯收下。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