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吠舞罗继承人养成手册 > 第19章 第十九只然

第19章 第十九只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回到吠舞罗之后,草薙出云看着粘着十束和安娜的宁然,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宁然和安娜共同塑造的那个空间,似乎是把他们拉到了另一个时空了。

但是最重要的是阿然那时候的状态,虽然看起来很快就恢复了,然后他们也一直为了阿然的心理状况而担忧,但是身体状况也一直没能放下心来,卡罗拉女士的回信只说时间会补全阿然的亏损的,但是他到底放心不下。

除了担心阿然的身体,他对阿然爆发出来的能量也有些放心不下。但是这些担忧,都没办法让他开口去询问那天的事情,他甚至希望所有能让她回忆起那天发生了什么的东西都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就这样吧。”周防尊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摸出了两支烟,递了一支给草薙,然后另一支放在嘴里咬着。

“没关系吗?”草薙点燃嘴里的烟,低声笑着问他。

“我都在这,不差她一个。”像他这样随时会爆炸的原子弹都放这里了。

周防尊把烟拿到手里,连灰烬都不剩的烧掉了。他转身去平时午睡的沙发上瘫着了。

草薙出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释然的笑了起来,说得也是。他走过去摸了摸宁然的小脑袋,嘛,小孩子只要健健康康的、高高兴兴的就可以了。剩下的,就交给交给大人们吧。

突然被摸了脑袋的宁然有点开心,她呆呆的看着草薙出云又回到吧台前擦着酒杯,又看了看身前的十束多多良,她突然说,“多多良,可以抱抱我吗?”

“好哦。”十束多多良从善如流把她抱入怀里。

如果说,宁然身上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她对于吠舞罗的大家的态度,从被大家贴贴,变成了主动去问他们能不能贴贴了。

她从十束多多良怀里出来,又跑过去主动拉起安娜的手,然后跑到瘫在沙发上的周防尊面前。

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尊,可以抱抱我和安娜吗?”她还是那个喜欢和人贴贴的小呆瓜,但是好像没有那么呆了。

安娜眼睛也亮了起来。

她们期待的看着周防尊。

“啊,麻烦。”嘴上说着不耐烦的话,但是伸出手一手一只把她们拎到了身边呢。

于是周防尊瘫在沙发上,他怀里躺了两个手牵手的小姑娘。

十束多多良走到草薙出云身边,“真可爱呢。”他看着沙发上的三人。

草薙出云放下擦好的杯子也看过去,“说得也是。”

他们眼里都带着笑。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阿然也像大家所期盼的那样,慢慢的摆脱了那件事带来的阴霾。

这一天早晨。

“美咲~”宁然拉着八田美咲的手。

女孩清亮的声音配上她看人是亮晶晶的眼睛,让人几乎没办法去拒绝。

她想跟八田美咲玩滑板,所以拜托八田拉着她的手扶着她。

突然被女孩子拉住手,八田美咲的脸都红完了。

他想拒绝,但是看着宁然亮晶晶的眼睛又说不出口。

“知、知道了。”他结结巴巴,“你先放开我。”

真是的,虽然活泼是好事,但是现在这样未免活泼过头了!他开始怀念那个会离他一段距离、会乖乖喊他八田的小宁然了。

八田美咲心里抱怨着,但是还是抱着滑板跟宁然去门口玩了。

不可以在酒吧里面玩滑板,万一磕到吧台,会被草薙哥杀掉的!

“现在的小宁然,会主动拉着人的手撒娇了呢!”千岁洋捧脸傻笑,“真是太可爱了!不愧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

然后他就被草薙出云敲了脑袋,“收起你花痴的笑!放外面会被抓起来的。”

“是个禽兽呢。”出羽将臣吐槽。

“啊?!”千岁洋露出仿佛被雷劈了的表情,“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他泪眼汪汪。

门口八田美咲扶着站在滑板上的宁然,或者是,他拉着站在滑板上的宁然往前走。

这个时候的八田美咲已经顾不得脸红了,他无奈,“就这样玩吗?”

“嗯嗯!”宁然点头,笑的很开心“这样子就很好玩了,美咲最好了~”

突然被夸奖,八田美咲脸上刚退下的热意又涌了上来。

宁然从滑板上下来,跑到门口拉起刚刚跟着他们出来就坐在台阶上的安娜,跑到八田美咲面前,“美咲~,安娜也要玩。”

宁然自己是扶不稳安娜的,还是得靠八田。

“知、知道了。”

开始新一轮拉车,并且乐在其中。

……

今天的吠舞罗,显得格外的冷清呢。

不过也不奇怪,大家都回家过年了呢。现在留在吠舞罗的,只有周防尊、十束多多良、草薙出云还有安娜和宁然了。

草薙出云准备今天给吠舞罗来一个大扫除。安娜和宁然揽下扫地的活动。十束多多良被出云勒令把他带回来的宝贝整理好。

为了方便干活,安娜穿了一套更简便的裙子,还把她银色的长发包了起来。宁然的话,因为已经是12月末尾了,其实已经很冷了,这个怕冷的小姑娘穿着毛绒绒的长衣长裤。

扫地的话,要避开一楼的那些座椅实在是太麻烦了。

于是扫了一小块地方的宁然停了下来,跑过去拉住还在认真扫地的安娜。

“安娜~”这个小姑娘自从多多良那件事之后,就很爱撒娇了。

“嗯?”安娜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我们把尊喊下来吧~”宁然用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安娜。

“尊,还在睡觉吧……”安娜有些犹豫。

“那我们去看看嘛~”宁然拉着她的手,轻轻摇着,“尊醒了我们就喊他下来。”

安娜被说服了,于是她们摸到了周防尊的门口,推开了门,房间里面黑漆漆的,因为之前周防尊睡眠的问题,为了方便他白天补觉,草薙选的是最厚重也最遮光的窗帘。

现在虽然已经是早上10点了,但是拉上窗帘的周防尊的房间依旧乌黑一片。

一黑一白的两个小脑袋从周防尊床边探出来。

“尊,还在睡觉呢。”宁然放得超级轻的声音里带着失落。

“嗯。”安娜点点头。

“什么事?”躺在床上的周防尊其实醒了,也知道这两个小姑娘溜进来了。不过他那会不想说话,就没理。

看两个小姑娘准备走了,他才躺在床上,用他低沉暗哑的声音懒洋洋的问道。

“尊!”准备走了的两个小姑娘眼睛一亮,又跑回床边,宁然直接扑到了周防尊的身上。

“想要尊帮忙。”她语气雀跃。

“嗯。”安娜也趴在床边,点点头。

房间里黑漆漆的,但是并不影响周防尊看见两个小姑娘红扑扑的小脸。

“知道了。”他应着,然后起身把窗帘拉开了。

也不管趴在床上眼巴巴看着他的两个小姑娘,直接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就往身上套。然后快速刷了牙,就走到床边,一手一只把小姑娘拎起来,“走吧。”

他率先下楼了。

宁然和安娜连忙跟上。

到了楼下,周防尊懒懒散散的站在沙发旁边,看向她们。要干嘛?他用眼神询问。

“尊。”宁然站在沙发边上,把手放在下面,从下往上用力,嗯,无事发生,她的力气自然是抬不起来的,“像这样把它抬起来,等我和安娜扫干净你再放下来。”

“这样?”他单手把那个实木沙发扛了起来,或者说,拎了起来,就和拎她和安娜一样轻松。

“尊。”宁然声音里都是崇拜和羡慕,“好厉害!”

“嗯。”安娜用力点头,她的小脸也红扑扑的。

然后她们就拿起自己的扫把开始认认真真的打扫起来了。

等草薙出云收拾好厨房走出来,就看到周防尊抬着那些厚重的桌子,下面两个小姑娘勤勤恳恳的扫着空出来的地方。

正巧多多良也整理好了他的东西走了出来,看着这样一副画面,他举起手里的相机,按下了按键。

照片里安娜和宁然认真扫着地,单手扛起桌子的周防尊察觉到了抬头看向了相机的方向。

……

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安娜和宁然吃过晚饭就上楼去了,楼下的周防尊和草薙出云还有十束多多良在楼下聚在一起喝酒。

“明天又是新的一年了。”草薙出云有些感慨。

“是啊,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呢。”十束多多良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

“啊。”周防尊喝着酒。

“给安娜和阿然的年玉都准备好了吗?”草薙出云问着。

“当然啦,早就准备了呢。”十束多多良笑的灿烂。

“啊……忘了。”周防尊的声音低哑而懒散。

“尊。”“king。”草薙出云和十束多多良无奈的看向喝着酒的周防尊。

“你这样,明天安娜和阿然可是要失望的。”十束多多良打趣着,“阿然会牵着安娜跑到你面前,然后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你,等你说没有的时候,阿然说不定会哭给你看哦~”其实并不会,阿然和安娜都不爱哭。

“啊。”周防尊还是这么应着,但是想到明天可能会出现的十束说的场景,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年玉,给我点。”

十束多多良和草薙出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草薙出云从怀里掏出两个准备好的年玉递给周防尊,“明天记得给她们。”他脸上还带着笑。

“知道了。”周防尊把年玉胡乱塞口袋里,然后给自己点了根烟,含含糊糊的应着。

“说起来,明天早上要带她们去神社祭拜一下呢。”草薙出云又想起了这件事,“尊,你去吗?”

“不去。”周防尊把手里的烟在草薙出云递过来的烟灰缸里抖了抖烟灰。

“好吧。那我和十束带她们两个去吧。”草薙出云已经习惯了,“明天的午饭我们在外面吃,你的话,给你放冰箱吧。”

“嗯。”

“记得热一下再吃。”十束提醒着。

“啊。”这是听到了,但是不准备照做。

草薙和十束都有些无奈。只能说,幸好王权者的身体够结实,不容易生病。

……

新年的第一天,两个小姑娘换上了漂亮的小裙子,然后披散着头发从楼上下来,跑到了多多良身边。

“怎么了?”十束多多良温柔的看着两个小姑娘。

“新年好~”“新年好。”宁然和安娜对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说到。

“啊啊,新年好!”十束多多良笑的温柔而灿烂,他把年玉递给两个小姑娘,“新的一年里,也要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哦。”

“嗯嗯,多多良也是。”

“谢谢,多多良。”

安娜和宁然小脸红扑扑的,宁然笑的很甜,安娜脸上也带着浅浅的,幸福的微笑。

“草薙哥出去买早餐了,要我给你们梳头发吗?”十束多多良看着这两个一黑一银披散着头发的小姑娘,还有她们手里的发饰,非常的善解人意,主动开口问道。

“嗯嗯!”“嗯。”收获了两个可可爱爱的点头,还有亮晶晶的眼神呢。十束笑了起来。

其实十束多多良本来是不会绑这种丰富的发型的,不过在宁然一直粘着他的那段时间,为了让她能够放松一些紧绷着的神经,就经常练习着给她绑各种发型。

后来草薙出云也学了一点,不过绑的没他好。

“呐~,好了,快去看看好不好看。”十束多多良十指轻巧的翻动着,就绑好了。他看着面前变得漂漂亮亮的两个小姑娘,整个人身上都染上了温柔的笑意。

等宁然准备和安娜上楼去找个镜子仔细欣赏的时候,吠舞罗的大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宁然眼睛一亮,她连忙拉着安娜转了个方向,往门口跑去。

等草薙出云抱着面包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两个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站在吠舞罗里,对着他喊着。“新年好~”“新年好。”

草薙出云迎面对上两个可可爱爱的笑脸,还有新年问候,愣了一下,然后用没抱着面包的手打招呼“新年好,姑娘们。”他眼里带着笑,从怀里拿出年玉,递给小姑娘们。

“新的一年,也要好好长大呢。”伸手挨个摸了摸她们的小脑袋,当然是轻轻的,没把她们的发型弄乱。

吃过早饭后,草薙出云就牵着安娜、十束多多良牵着宁然一起越过人山人海,开始了今年的初詣。

宁然站在神像前,对着神像祈祷,或者说,对着祂祈祷,【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每天都能开心。】

从神社出来,十束多多良低头看向宁然,“有好好许愿吗?”

“嗯。”宁然点点头。

草薙出云也这样问着安娜,安娜也点点头。

于是,两个青年就牵着小姑娘的手,带她们去饭店吃午饭了。忙活了一早上,也该饿了。

他们在悠闲的逛着街,非时院里那些带着兔子面具的人们,还在紧急集合着。就在刚刚,德勒斯登石板裂开了。

这个物理硬度极强的石板,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裂开了一条大缝隙。

第二王权者黄金之王这个新年,注定过的忙碌了。

不过,还在逛街的吠舞罗四人并不知道,按照流程,这个消息,至少明天才会通知到他们。

远在横滨异能特务科里所看守的“书”也出现了裂纹。

于是异能特务科的长官种田山头火的新年,也是从紧急会议开始的。

忙碌的成年人们影响不了小姑娘们今天颇高的兴致。

她们高高兴兴的出门,高高兴兴的回家,而且一回家,就看见周防尊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尊~”“尊。”她们扑过去,“新年好~”“新年好。”

“啊。”周防尊从口袋摸出被团的皱巴巴的年玉,递过去,“新年好。”

小姑娘们也不在意,高高兴兴的接过年玉,然后宁然絮絮叨叨的念着今天在外面遇到的事。

这个小丫头,自从那件事过后,话多了不少,周防尊懒洋洋的听着她念叨。安娜在一旁时不时接上两句话。

回到吠舞罗就被两个小姑娘放开手的草薙出云还有十束多多良有些无奈的看着那边贴在一起的三人。

“呐,草薙哥,我怎么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十束用有些幽怨的眼神看过去。

“啊,看起来是这样没错。”草薙出云靠在门上看着她们,这样说道。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们脸上也都带着笑。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