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咒回之最强主角 > 第25章 观影开始的第二十五天

第25章 观影开始的第二十五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不清到底是谁先动的手,最后发展成一场以一对多的混战是谁也没想到的。

而更加让那群诅咒师没想到的是,面对一群等级自认为也就比五条悟低那么一丢丢的诅咒师,眼前这个看起来干净又柔软地少女居然还打赢了!

他们居然输给了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

谁能告诉他们,眼前这个小丫头明明是正统咒术师出身,却拥有那么强大的体术啊!

诅咒师们:简直活见鬼了!

而且,他们还越打越有一种莫名熟悉地即视感。

“……伏黑甚尔!”

有人似乎是无意识地提起了这个名字,这下,所有地目光都聚集在了身上沾染上少许鲜血,面色沉静冷酷地娇小身影上。

“仔细看的话,那张脸似乎还有几分相似。”

“难道是伏黑甚尔那家伙的女儿?继承者?”

诅咒师们议论纷纷。

自称尾神婆婆的老人眼神复杂地看了眼少女,她又看了眼自家傻乎乎地孙子,若有所思。

他们刚才虽然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谁又能说对方就使出了全力呢?所以,输了就是输了,他们虽然觉得不可置信,但,都是曾经被五条悟碾压的人了,再次见到一个天才对他们来说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接受的情况。

只要这个天才是他们这边的就行。

诅咒师们非常地信任曾经光明正大跟整个高专开战的夏油杰,对于夏油杰带回来的花姬同样也有着微妙地信任。

在确认过对方实力怎么样后,就没怎么特意针对她了。

世人都是慕强的。

花姬也没有一直待在这里的打算,她直觉夏油杰正打算搞事情,她目前的等级还无法加入进去,在这里待着也是纯粹浪费时间。

既然夏油杰放着她不管了,那就意味着,她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花姬打开手机,她看了眼上边的信息,神色凝重了几分。

“花姬小姐,您关注的那个特级咒灵最近似乎是在东京出现了。”

关掉手机的同时她充满歉意地跟这群诅咒师告别,“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诅咒师们也没怀疑花姬的去向,毕竟她最近在整个非术师圈子闹得还挺大的。

估计又是跟某个非术师有见面的预约吧。

花姬在坐上计程车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这只特级咒灵是在最近的时候意外发现的,通过跟警方的合作,她比窗很快掌握到了这只特级咒灵的资料。

但毕竟是特级咒灵,普通人根本拿它没办法,据说,已经打算把消息通知咒术界那边了。

“已经有很多人失踪了。”

“这家电影院那边也最近也有发现它的踪迹,花姬小姐可以过去看一下吗?”

跟她交接的刑警小姐佐藤女士沉重地说道。

那只咒灵的术式似乎是与灵魂相关,整个咒术界,只怕除了五条悟,很难有人能祓除掉它。

巧合的是,五条悟跟乙骨忧太,两个特级咒术师,在哪怕花姬在霓虹不停吸引仇恨的情况下,依旧被那群老家伙调到了国外。

故意的吧,花姬看着电影院里的人员,罕见的,陷入了沉默。

据警察说,在发现咒灵有可能在这边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有意识地疏散人群,不过,很遗憾,有几个人怎么说都不愿意走。

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看得到。

这不,她就亲眼见到了,咒灵跟人类一起看电影的可怕场面。】

此时此刻,在她的视角下看到这个场面的其他人也陷入了沉默。

良久,虎杖悠仁突然猛地一拍掌,“原来是这里啊!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跟七海先生一起调查地电影院咒灵事件,来的就是这里!”

“我还在这次事件里遇到了曾经的好友——吉野顺平。”

“所以,那几个人里有吉野顺平吗?”伏黑惠也听过虎杖悠仁曾说过他的这段经历,在少年院事件假死后地虎杖悠仁,跟着七海建人一起处理了一个跟特级咒灵有关的事件。

那时候虎杖悠仁地表情有些落寞,因为在那次事件里,他才非常明显的感受到宿傩有多么恶劣,可怕。

以及对于自己没能救下吉野顺平的深深遗憾。

“有的,最角落那个就是吉野顺平。”

【吉野顺平坐在整个电影院的最角落的位置,他听着坐在前排的那几个家伙不停地发出吵闹的声音,整个人眉头深深地皱着,一副十分不满地模样。

而正当他打算制止对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尖锐地惨叫声。

“啊!”

花姬只能愣了个神的功夫,那个特级咒灵就已经发现了他。

蓝色长发,浑身都是各种各样的缝合线的青年冲着她露出恶作剧得逞一般地微笑,然后猝不及防地伸手触碰了他身边的几人。

被他触碰过的人脸上具露出痛苦地神情,而后整个人仿佛融化了一般,变成了一团不停蠕动的肉块,看起来非常地残忍且恶心。

“咒术师,你,来晚了哦。”他的语气轻佻又随意,仿佛一个刚跟自己朋友开了个玩笑的小孩子。

“救救我……”

“救救我啊……”

“我不想变成这样……”

“放了我吧,求你了……”

受害者地哭喊声几乎在她的耳边想起,少女的神色却丝毫没有动摇,她掏出她的菜刀,十分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它们。

然后,刀光直指罪魁祸首,那个始终在笑眯眯地青年人形咒灵。

“玩弄灵魂,这是最不可饶恕的,你,该死!”

“呵呵,刚好,普通人的灵魂我已经玩腻了,咒术师的灵魂,不知道变起来会是什么样的。”

这是禅院花姬有史以来经历地最艰难地战斗,因为这只特级咒灵跟以往她祓除的那些只能待在它们领域的特级咒灵不一样,它似乎拥有非常强大的学习能力,在与对方战斗期间,他千方百计地想要靠近她,使用他的术式改造她。

然而,这一切被早有预料地少女一一躲开了。

花姬的实力很强,久违地让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特级咒灵感受到了“死”的感觉。

蓝发青年的脸上露出狰狞地笑容,“领域展开——自闭圆顿里。”

无数地手掌张开,合拢,把少女包裹在其中。

青年看着身在自己领域里的少女,露出了得意地笑容,现在,他们的角色可是完全相反了啊。

众所周知,不管是什么领域,它都有一个众所周知地buff,那就是必中。

这下不管对方的身形有多么灵活,她都已经在他的手掌心里了。】

屏幕外地人看到这个场景心也跟着提起来了,特别是虎杖悠仁,他想到那年他跟七海建人一起迎击特级咒灵真人,那时候跟现在一样,七海先生被困在对方的领域里,如果不是他在外边努力打破领域,只怕……

【正当真人得意洋洋,准备将这个可恶的咒术师扭曲成他喜欢的模样时,他神情一下子变了,“怎么可能?完全感受不到你的灵魂!”

一直呆呆愣愣站在原地的少女嘴角上扬,露出了浅淡地微笑。

“咔嚓——”玻璃破碎的声音。

就在真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头顶传来碎裂声,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就发现他的领域居然被人从外边打碎了!

“这不可能!”

真人当然不是为他的领域被人打碎感到震惊,毕竟一个特级的领域准确来说就是属于他的地盘,领域屏障地破碎也改变不了这一点,任何一个人,或者是咒灵,都不会自讨苦吃地进入领域跟领域的主人开战,相反应该远远避开才对。

领域破碎,一个娇小地身影身姿轻盈地窜了进来,她的脸上戴着一副恶鬼面具,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完全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和身形地宽大外套。

当她落在地上的时候,外套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地弧度,宛如一件翩然地披风。

少女的手心掉落下一颗金色地小方块,方块在落地地瞬间融入地面,泛起一个又一个金色地光圈,金色逐渐侵染了整个地面,背景,形成一圈一圈带着文字地结界。

“领域?!”真人地瞳孔振动,它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在自己的领域里边开领域。

他扯出一个狰狞地笑,“你简直就是在找死啊。”】

观影厅内,五条悟扯下了他的眼罩,苍蓝色地六眼注视着屏幕里疑似展开领域的少女。

“这居然是……很罕见地空间系领域。”

“什么是空间系领域啊?”虎杖悠仁问道。

“问得好!”五条悟打了个响指。

“我记得我当初曾经亲自带领你见识过那个火山头的领域,对吧?”

“嗯,五条老师你当初说过,领域就是一个人生得术式地最大化体现,形成一个谁也没办法进入的空间,并且这个空间自带必中的效果,同时也会为术式的主人创造出绝佳的攻击环境。”

“五条老师你当时还说,对抗领域地最佳方法,就是自己这边也展开领域,两个领域之间对冲,强大的领域能打败弱小的领域。”

“说的没错。”

“但是,我忘记跟你说了,还有一种,非常稀少,至少,五条老师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的领域。”

“那就是,空间系领域。”

“五条家曾经有过记录,曾经有一个五条家的家主,他并没有六眼,但却觉醒了无下限术式,为了掌握这个只能靠六眼才能完美掌握的术式,他做出了很多很多的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他研究出了不需要六眼也能发动地术式顺转苍,术式反转赫。”

“然而,他不管怎么研究,都没办法参透虚式的应用,人类的头脑再怎么聪明也计算不出那些东西吧。”

“然而,他始终不肯方式,最终,他研究出了以无下限术式为中心地,空间系领域——无量空处。”

“空间系领域地最大优点在于它的防御。”

“空间系,意味着除非是能斩断空间的攻击,否则通通都无法攻击到对方。”

“就像老师我的无下限一样,攻击永远都距离我有那么一段距离。”

五条悟说起这个的时候那双六眼闪闪发光,他几乎是一下子就想到了他跟宿傩的那一战,如果,当初自己领悟的是无下限版的无量空处,也许对拼领域的时候就不会被一下子击碎领域了吧。

然而,再怎么遗憾也改变不了,自己现在只是个手下败将的这个后果。

这一丝淡淡地遗憾和不甘心也只是缓缓从他的心头划过。

【屏幕里的画面里,真人想要直接跟对方对拼领域,然而,空间系的领域,也许并不是攻击性最强的,但是,它的防御力简直就是作弊一般地强大。

少女的脚下出现了一个金色方块,她就这样被金色方块托举在空中,她张开手,一个又一个地金色方块出现在她的手心,化作一道金光朝真人攻击而去。

真人此时真的很想大喊一句,“你作弊!”他的领域完全被隔绝在空间外边,硬生生地让这个人在他的领域里安了个家!

还有比他更悲催的特级咒灵吗?!

真人这边的优势此时完全没了,他很快就在众多金色地方块中打出了gg。

真人死亡后,一大片金色地方块笼罩上他的尸体,很快,所有的金色普通潮水般消失不见了。

少女轻飘飘地来到了花姬面前,拍了拍花姬的肩膀。

花姬似乎很不高兴地鼓起了小脸,“就知道把麻烦的事交给我。”

她嘟嘟囔囔地抱怨着,不过还是很负责任地去跟警方那边交代事情去了,警方这边很快安排人收拾了一下受害者地遗体,安抚幸存者。

“我刚才看到了,那个男人碰了一下佐藤他们,然后——他们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吉野顺平现在都有些惊魂未定,就差一点,要不是他距离那边比较远的话,恐怕那几具尸体就是他的结局。

他可不想这么不明不白地变成那个样子,太可怕了!

少年死死攥着胸口地衣服,感觉有种劫后余生地庆幸。

“少年,这是我们的保密协议,请签署一下。”年轻地警员递过来一张协议书,他思考了一会,正准备签下名字的时候,眼角地余光瞥见一道倩影从他身边有过。

他急忙转过头,但却只看到少女离开的背影。

他刚想追上去,然而却被警员拦住,让他签字。

等他好不容易签好字,再看过去时,又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

少年有些气馁地叹了口气,“还没有跟那个人道谢呢。”

“不过,她真的好厉害啊!一个人就解决了那个可怕的怪物。”少年地眼底闪着光,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传说中的超级英雄!

他不知道的是,他想要亲口道谢的对象此时正站在他的头顶上空,花姬跟少女两个人并排坐在一个透明地金色方块上。

她看了眼少女,两个人面对面对视了一会儿,而后,像是没办法一样,少女摘下面具,面具下,赫然是一张跟花姬一模一样的脸。】

家人们,谁懂啊,我这是犯了什么天条吗,被同一个bb连续杀了两次,呜呜呜

第25章 观影开始的第二十五天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