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洋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鸣洋中文 > 谁说小黑一定是凶手?! > 第10章 摸鱼划水的第十天

第10章 摸鱼划水的第十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很好,又是想辞职的一天。

暗御津羽生无可恋的托着脸颊,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

刚从局子里出来,躺在床上装睡的本体就被大哥用伯-莱-塔指着,并提供了友好的唤醒服务。

某瓶摸鱼酒神色恹恹地打了个哈欠,眼角的余光撇了眼坐在旁边抽着烟的无良上司。

不愧是每年都要花高昂费用保养的古董老爷车,瞧瞧这座椅的皮质,多么的光滑细腻,看看这平稳度,还有这速度...

好吧,古董老爷车一点也不酷,连机车的一丝一毫都比不上,也就只有大哥这种老古董才会喜欢。

暗御津羽在心底各种腹诽,眼神越来越偏移,以至于都明目张胆地盯着琴酒的脸看。

“收起你那点小心思。”琴酒取下烟,在车载烟灰缸的上面抖了抖烟灰,目光犀利地剜了一眼身旁云游天外的摸鱼酒。

“上次承诺你的事情,这次任务结束后,会如实出现在车库。”

糟糕,偷看大哥被抓住了。

接过大哥的眼刀,暗御津羽悻悻地缩到车门边,“嗯嗯...好的大哥。”

“大哥,我们这次要去哪里?”

琴酒见某瓶摸鱼酒老实了不少,心情颇好地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去东京湾。”

东京湾?

暗御津羽稍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东京湾这个地方,就会想到水泥封袋,沉尸东京湾,丢进东京湾喂鱼这些不太美好的事情呢。

难道是,大哥他发现我化名黑泽金去夜店当牛郎,觉得我败坏了他的名声,想要把我丢进东京湾喂鱼?!

不要啊,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没有熬到大哥保时捷换共享单车,怎么可以先尸沉大海!!!!

感觉我还能拯救一下呢。

暗御津羽清清嗓子,目光暗中观察着琴酒的表情,只要大哥一掏枪,他就抱头痛哭投降。

“咳咳咳,大哥,那个,那个,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

“雅文邑,准备好清理监控。”

“诶诶诶???!”

暗御津羽还没有陈述完罪行,就被琴酒出声打断,然后听见吩咐的他呆愣楞地看着自家无良上司。

“?怎么,你背着我做了什么背叛组织的事情?”

琴酒绿色的眼眸眯起来,仿佛来自西伯利亚平原的孤狼,他从外套口袋掏出伯-莱-塔指着暗御津羽:“你是不打自招,承认自己是老鼠?!”

“不,不,不,不是的,大哥。”为了凸显自己没有做出背叛组织这种违背原则的事情,暗御津羽特意说了三个不。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他一只手握住伯-莱-塔的枪口,另一只手拼命挥舞:“就算伏特加背叛组织,我也不可能背叛组织呀。”

“这种钱多事少,还能摸鱼的工作现在可不好找。”

正在驾驶保时捷的伏特加听见他的好兄弟,雅文邑如此诽谤自己,睁大了眼睛,立刻回过头反驳:“大哥,你可别听雅文邑瞎说,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背叛组织。”

“雅文邑,亏我还把你当好兄弟,你就是这么卖队友的?!”

“呸呸呸,我说错了,就算是科恩和基安蒂都背叛组织,我和伏特加也对组织,对大哥您忠心耿耿。”

反正科恩和基安蒂也不在,他们也听不见,不论我怎么抹黑都行。

为表自己真心切意,暗御津羽的小脑袋瓜如同鸡啄米一样,频频点着。

科恩、基安蒂:雅文邑,我谢谢你!祝你以后骑机车在家门口就被车撞。

“嗤...记住你说的。”琴酒嗤笑一声,握着伯-莱-塔的手移动着,枪口从暗御津羽的头移动到他的喉咙,又挪动到他的心脏,接着到腰......

琴酒每移动一下,暗御津羽的心就往上提一分,他喉结上下滚动,吞咽着口水,双手高高举起。

坐在前排驾驶位的伏特加也提着心看着琴酒大哥,用伯-莱-塔在雅文邑的身躯上勾勒。

等下,伏特加你怎么也看着这边,你不是在开车吗?!

这般想着,暗御津羽惊恐地看着伏特加,与伏特加对视着。

伏特加:对哦,我现在在开车...

还未等伏特加回过头,继续专心驾驶,一阵急促的车鸣声就从前方传来。

“滴滴滴!!!!!”

车内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三双眼睛惊恐地看着前方,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迎面驶来。

“伏特加,你这个笨蛋,快打方向盘!”

暗御津羽直接扑到驾驶座位的后背,大力地拍打着椅背,而他身旁的琴酒则是干脆利落地推开碍事的白金色卷毛小猫咪,从前后排座位的夹隙穿过,身手敏捷地跳到副驾驶坐位。

跟着伏特加一起飞快地打着方向盘,索性古董老爷车保养得当,在危机关头擦着卡车的车身,调转了方向撞到了公路一旁的花坛里。

卡车因为撞击偏移,也撞向另一侧的花坛。

“嘶,好痛。”

暗御津羽用手揉揉因撞击而泛红的额头,前排的伏特加和琴酒就没那么好运,准确来说是伏特加一瓶酒。

保时捷撞向花坛的那一刻,琴酒直接拉开了安全气囊,护住了头,伏特加因为慢了半拍,额头还是撞了个大包,甚至还有点脑震荡。

看着伏特加晕晕乎乎的惨样,暗御津羽在心中替他默哀三秒。

三秒还是看着平时他算自己的好兄弟的份上,才有的,要是换做科恩和基安蒂,别说三秒了,一秒都没有。

伏特加:......大可不必如此,这种特殊待遇我也不是很想要。

上司受伤,那正是身为下属的我献殷勤,哦不对,是关心上司身体的好时侯。

暗御津羽迅速从后排座位下车,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搀扶着琴酒出来。

琴酒一只手抚着额头,另一只手用力掐着自己,让自己保持清醒。

嗯!不愧是大哥,是个狼人啊!对自己也下手这么狠。

暗御津羽扶着琴酒,透过他宽大的袖口,清楚地看到,刚才琴酒掐过的地方都发紫发黑了。

“我带着伏特加先离开,你留下来做笔录。”

琴酒拉下帽檐,扯开驾驶室的门,狠狠地在伏特加胳膊上掐了一下。

剧烈的痛感来袭,伏特加瞬间清醒,他晃晃脑袋,下车跟着琴酒踩着刚才撞上的花坛,迅速逃离现场。

看着两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暗御津羽偷笑出声:嘻嘻,没想到大哥也有今天啊,实在是罕见,罕见呐!

未等暗御津羽窃喜完,他身后就传来一道耳熟的声音。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否身体无恙?”

“?”

嘶,这个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好像,好像就是今天晚上。

暗御津羽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果真是他熟悉的身影。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